观看记录
  • 我的观影记录

她的身体交给他做主,不荒谬吗

来源:网络   2022-05-13 22:15:02

点播TV下载

有没有想过:

突然某一天,女性的地位可能倒退50年?

最近有人成为“吹哨人”,故意泄露美国最高法院的一则判决。

该独家泄露消息称,美国最高法院可能即将推翻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罗诉韦德案”,即1973年通过的堕胎合法化裁决。

也就是说——

如果“罗诉韦德案”真被推翻,美国的22个州很有可能根据最高法,对女性堕胎加重限制,或判定女性堕胎为违法。

尤其是那些早就看“罗诉韦德案”不顺眼,想限制女性堕胎权的保守州。

抗议者在最高法院门口

这个消息引起的恐慌,甚至让很多女性纷纷开始囤堕胎药。

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在现代文明社会,女性的子宫不属于自己,即便是被强奸、可能生下畸婴、难产的情况下也要生下婴儿。

前几天,早就预言《使女的故事》会成为现实的原作者格丽特·阿特伍德发文称:

限制乃至禁止女性的堕胎权是一种对女性的奴役,因为她们的身体不再由自己而是由国家做主。

女性距离成为“行动的子宫”,还有多远?

01

如果,倒退50年

如果最高法“罗诉韦德案”被推翻,美国女性的地位将会从2022年,倒退回20世纪60年代。

美国女性争取了半个世纪的堕胎权,将会化为泡影。

在没有堕胎权的世界,女性会面临什么?

为了成功流产,她们不得不采取很多耸人听闻的手法。

电影《从不,很少,有时,总是》的中学生奥秋出生在一个禁止堕胎的州。

知道自己意外怀孕后,奥秋通过狂吞漱口水、大量服用维生素C、直接捶打肚子等方式试图让自己流产。

这些,是最轻柔的手段。

前几天,我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一张照片。

一些抗议者拿着一个衣架站在法院门前,衣架上写着:“让堕胎变得安全和合法”。

这个“衣架”,其实有特殊的含义。

在很长时间里,它是孕妇在走投无路下自行堕胎的工具。

美国历史上的一个真实的案例:

一位女性自己用衣架堕胎后,因为不小心,衣架的钩子就这样留在了她的体内。

除此以外,甚至有更激烈的,用铁丝、刀捅进自己的身体,自己摔下楼等“自杀式”堕胎方法。

改编自真实经历的电影《正发生》里,就有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

1975年前的法国,堕胎仍是违法行为。

一位意外怀孕的大学生,在没有医生愿意为她做堕胎手术后,她用烧热消毒的细铁丝插入自己的下体。

她流了很多血,但没有流产成功。

一个医生告诉她,还有女性把漂白剂放入自己的子宫内。

就为了实现流产。

为了堕胎,这些女性不得不采用各种办法,伤害自己的身体。

如果不自行解决,去不具备安全条件的非法诊所呢?

更是生命攸关。

最幸运的情况是,胎儿流掉,人也活了下来。

最惨的情况是,胎儿流掉了,孕妇也出现生命危险,一尸两命。

甚至是,到医院后被逮捕。

电影《四月三周两天》,根据发生在80年代的罗马尼亚真实经历改编。

嘉碧塔的男友让她怀孕后就跑了,室友帮助她筹得了流产的钱,找到了一个秘密流产医生。

但她们有钱堕胎还不行,男医生要求两人分别和她上床,才愿意为嘉碧塔堕胎。

流产后也不是一劳永逸。

每年都会有35万的女性患有并发症,其中5000名女性会死亡。

很多人可能会说,这个州不允许堕胎,那你可以去别的州,去别的国家堕胎啊。

的确,对于富人来说,堕胎权限制对她们的影响不大。

她们不用担心家附近没有诊所愿意堕胎,不用担心找不到安全的医生,她们只需花点钱,就可以到其他国家或允许堕胎的州堕胎

早年间,每周四会有一架从达拉斯飞往加利福尼亚的飞机,飞机上至少有10名女性是去堕胎的。

但对于一般家庭或贫困家庭的女性来说,限制堕胎,只会让她们的生活雪上加霜。

2021年9月1日,德州生效了一项全美限制严厉的堕胎法案——“心跳法案”:

怀孕六周后就不能堕胎,即便是乱伦或强奸都不例外。

2022年5月,孕妇沙依拉只好到外州流产。

她自怀孕6周时就已经开始预约,住处距离诊所5小时车程,来回十几个小时,还需要往返多次做超声波检查。

家里还有需要照顾的孩子,也随时会失去来之不易的工作。

2022年1月,得州另一个26岁的女性莉泽尔·埃雷拉因为自己吃堕胎药被送到医院,几天后,警察却以“谋杀罪”逮捕了她。

在舆论的抗议下,莉泽尔在监狱里呆了三天,交了50万美元保释金,才可出狱。

有人计算过——

如果罗伊案被推翻,堕胎将在22个州成为非法。

那么,有41%的育龄妇女去距离最近的堕胎诊所,平均需要走279英里。

尤其是,当一个贫困的女性被强奸,她将遭受的,是金钱、时间、身体、心理上多重的羞辱和伤害。

02

反堕胎,反的是什么?

是否支持堕胎,把人分为了两派。

支持女性堕胎的,是“亲选择派”;而强烈反对女性堕胎的,叫为“亲生命派”。

亲生命派总是饱含深情地论证——

胎儿在第几周有了心跳(其实那不是真正的心跳,它是由电流活动引起),第几周开始打哈欠和踢脚。

2021年,通过《心跳法案》的德州州长阿博特义正言辞:

“每年都有数百万儿童因为堕胎而失去生命权……我即将签署该法案,以确保每一个有心跳的未出生婴儿的生命都将从堕胎暴行中得救。”

换言之,亲生命派认为,堕胎者是屠杀者。

这些婴儿应该有权利来到这个世上。

但,他们真是出于挽救婴儿生命吗?

真相是——

反对女性堕胎权,变成了政客们争取选票的游戏。

只需要举两个例子。

罗纳德·里根。

他在60年代参选纽约州长时非常支持女性堕胎,是“亲选择派”

但在80年代参选总统时,他的团队经过调查后,发现应该争取福音派和保守派的选票,于是他立马掉头反对女性堕胎权,成为“亲生命派。”

老布什总统。

曾经支持女性的堕胎选择权,为“亲选择派”在竞选总统时,变成了强硬的“亲生命派”,还曾经试图推翻“罗诉韦德案”。

政客们飘忽不定的立场,让人很难相信他们是为了践行某种真理。

因为他们只相信——权力。

政客如此,“亲生命派”的宗教主义者或保守派,也不一定真的在乎女性肚子里的胚胎。

他们打着保护幼小生命的借口,却视人如草芥。

一些极端主义者甚至威胁、射杀为女性做堕胎手术的医生,轰炸堕胎诊所。

他们以“保护生命”为幌子,却在导致更多的死亡。

今年2月份的数据,美国孕产妇死亡率达半世纪新高,黑人为白人的3倍。

他们不关心那个不知道是否能称为“生命”的胚胎;他们也不关心这个孩子是在怎样的条件下被养育起来;

更加,不关心女性把孩子生下来会面临怎样的困境。

当“亲生命派”不顾女性的意愿(无论畸形婴儿或被强奸),强迫她们生下孩子时。

女性,不过被异化为胎儿的容器。

明明有着子宫的女性,却没有任何选择权。

明明承受生育后遗症,包括漏尿或大便失禁、产后抑郁症产后感染、阴部疼痛、乳房肿胀、感染和管道堵塞、妊娠纹、痔疮和便秘,以及生下畸形胎儿导致难产的,是怀孕的女性。

可选择权,却不在她们手上。

早在2019年5月15日,阿拉巴马州通过一项堕胎法案,规定——

禁止女性在怀孕的任何阶段堕胎,即使是因为被强奸或乱伦而致孕,也不例外。

在做决定的,却是没有子宫的男人。

一位好莱坞女星在社交网络上晒出一张照片,配文:

看看,这就是为女性做决定的蠢货!

阿拉巴马州参议会议员,全是男性。

在罗诉韦德案中,最高法院里的9个大法官都是中老年男人。

尽管他们最后仍然投出了7票赞同票,但也不能忽视女性的堕胎权,是由他们来争夺、决定的。

控制女性生育、堕胎权利的,还是这些立法者、强奸者、是不负责任地让女性怀孕的男性。

1973年,“罗诉韦德案”审理法院上,一位法官向当时年仅26岁,最高法院参与辩论最年轻的一位女律师发起进攻——

人的生命从什么时候开始?

她回答:

“尊敬的法官,我们没必要讨论这个精确的时刻,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不同的宗教信仰,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答案,但是没有法律规定,在这一个时间点,胎儿变成了人。”

最关键问题是——

谁能够做这个决定?

难道不是妇女吗?

03

把生育权,还给女性

每当提起女性的生育权时,原著在1985出版,电视剧都播到第四季的《使女的故事》,总会被重新提起。

尤其每一次抗议反堕胎权中,都会有女性在抗议现场穿上《使女的故事》里的服装,用实际行动抗议——

我们不想要来到使女的世界。

上:电视剧《使女的故事》中、下:现实版

原作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曾经在多次采访中说:

《使女的故事》是一部社会推想小说,所有的情节都是有可考史据的,它只是把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荒诞和残忍,进行了集中化、文学化的表达而已。

“使女的故事”之所以从文艺作品变成一种经典永流传的流行隐喻。

是因为,虚构正在映射现实。

但倒退,从来不是一瞬间的。

自2010年就开始 ,美国二十多个州已经通过300多条有关堕胎的禁令,女性的堕胎权已经在不断向后撤退。

美国之外,也在发生不同程度的后退。

2021年1月波兰的女性堕胎权发生大倒退;

波兰最高院正式开始执行史上最严的堕胎限制,几乎完全禁止堕胎——只有在强奸、乱伦或保护母亲生命的情况下,女性才能终止妊娠。

最离谱的是,即便是畸形婴儿也禁止堕胎。

孕妇Izabela,因为胎儿畸形而难产,医生本可以为她做引产手术,却因为堕胎法案而耽误了救治的时间,Izabela最后难产而死。

女性穿上《使女的故事》中的服装为Izabela默哀

意大利。

在意大利堕胎虽然是合法的,但有着90%以上人口的天主教徒

其中,70%的医生会因为宗教信仰,因为“良心”而拒绝为女性做堕胎手术。

在2003年,有2050家诊所愿意为女性堕胎,而到2021年,只剩1140家诊所,下降46%。

一位意大利女性堕胎前被迫做了很多次超声波检查,医生一次又一次让她看看胎儿“美丽的脸”。

最近几年,拉美多地的女性爆发过多次抗议,要求法院修改限制女性堕胎权利。

只有哥伦比亚在今年2月成为第一个将堕胎合法化的拉美国家。

在此之前,哥伦比亚女性只有在遭遇强奸或明知胎儿畸形等特殊情况下才能堕胎。

这次罗诉韦德案疑似被推翻的消息出来后,掀起轩然大波。

也是因为,如果美国这个女性权利的风向标都倒退50年了,其他欧洲国家也许也会发生蝴蝶效应。

更严重点预测,这或许是一次世界范围内的女性地位大倒退。

就像在《使女的故事》里。

当女性从职场中被赶回家里时,她们没有反抗;

当女性的银行账户被丈夫和父亲收缴时,她们没有反抗;

当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被圈养起来,沦为统治阶级的生育工具时,一切都已晚了。

如女主所说的

没有什么会一瞬间改变

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

在你还未发现你不对劲时就已经被烫死了



上一篇:哈哈。带你看看刘德华的豪宅,疫情期间在家拖地引围观

下一篇:《少年吔,安啦!》台湾重映;《上载新生》续订第三季;《魔女2》发布预告




留言